网站首页专题首页

必看——沈尧伊创作长征邮票的背后

作者:危春勇    发布时间:2016-10-19 15:35:44

沈尧伊是一个活跃于画坛,颇有影响的实力派画家;一个忠诚、坚定、痴迷的“红色”革命主旋律画家。在沈尧伊心头,长征情怀、长征情结萦绕了几十年。他说自己是在长征精神薰陶下成长的画家,因而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出长征精神的审美理想是必然的。

一、以连环画为蓝本结合邮票特点重新绘制

长征题材始终占据沈尧伊艺术生涯中的核心位置。把握历史题材,刻画革命领袖,是沈尧伊在大半生绘画生涯中孜孜追求的。从1975年开始,他专注于长征题材的主题绘画,曾五次独自重走长征路,在艰辛崎岖的长征路上体验生活,爬过雪山、走过草地,搜集和掌握了大量与长征有关的文物资料,对当时红军将领和领导人的音容笑貌都有深刻的把握。几十年来,沈尧伊创作了相当数量的此类作品。尤以连环画《地球的红飘带》和油画《遵义会议》产生的影响巨大,是美术界公认的经典艺术佳作。他成功地把握住了“长征”的精神深度,成就斐然,因而赢得了“长征绘画第一人”之赞誉。

从1988年至1993年,沈尧伊花费6年时间,以特有的版画与油画结合的风格,潜心创作了多达926幅的长征史诗连环画《地球的红飘带》,被看作是连环画创作中表现革命历史题材最成功的一部作品。自2012年起,沈尧伊又历时三年,独自创作、编绘,完成了反映1935年10月到1936年10月期间长征史实的《长征•1936》,共614幅。形成了长征题材大型连环画的姐妹篇,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完整再现了长征史诗,艺术水准很高。    

2016-31《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邮票采用素描淡彩手法设计创作,规格为50mm×30mm的横式票幅。邮票印制局的领导和专家,从沈老的《地球的红飘带》和《长征·1936》这两部1500多幅图稿的连环画中进行优选,挑出了适合于邮票反映的画面,再由沈老依据邮票的特点和要求作了构图调整和重新绘制。

连环画《地球的红飘带》取材于魏巍的同名小说,原作从湘江战役开始,没有专门描写红军长征出发时的部分,只是在王稼祥、贺子珍等人的回忆和追述中有涉及到赣南的内容。而这次发行的2016-31纪念邮票第一枚,就是反映中央红军从江西于都出发踏上漫漫征程的场景。为此,沈老特意画了一幅之前没有的图稿。他得知笔者是江西人,便回忆起自己1975年首次重走长征路时,曾到过于都、瑞金、大柏地还有井冈山等处进行实地采风写生的情景。利用当年留下的素材,沈老比较顺利地完成了“长征出发”邮票第一枚图稿的绘制。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纪念长征,是为了更好地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2016-31《长征胜利八十周年》邮票中特意安排了一枚“缅怀先烈,不忘初心,走好新的长征路”的内容,意味深长。沈老介绍,这幅画面选用了《长征·1936》连环画中的最后一幅,是反映红军队伍整装待发的群体像,这之中还有几个小红军。画面上,红旗飞扬,分列站立的红军指战员,一个个穿戴整齐,手执枪支,身背弹药,精神饱满,器宇轩昂。表现了三军大会师之后,红军指战员士气高昂、团结向上,以崭新的状态和精神面貌奔赴即将开辟的抗日战场开始新征程的情形,同时表达出我们当代人对红军先烈们的追思与缅怀,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走好新时期的长征路。历史和现实交融,耐人寻味,别样深刻。

二、画面构图和角度选取突出人物又兼顾场面

在沈尧伊看来,长征精神实质是人在艰难环境里争取生存的信念和勇气,这种不屈不挠的生存精神是世界性的。在长征题材作品创作过程中,沈尧伊对时间、环境、人物、道具等进行了认真的考证,并多次实地写生,搜集有关资料,寻找着佚失的历史碎片,以期复原历史的真实场景。在其笔下,艰难困苦的跋涉没有消磨红军战士的革命斗志,一种巨大而坚韧的力量蕴含其间。沈尧伊还善于把典型人物与特定历史下的典型环境结合起来,如硝烟弥漫的战地拚杀,波涛汹涌的江河飞渡,崇山峻岭的天险奇袭,雪山草地的风云变幻……烘染了长征这一历史的奇迹。这些表现手法同样运用到了邮票设计之中。

此次发行的《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邮票,反映大场面的内容比较多,而邮票画幅有限、枚数有限,为了适应邮票方寸的表现,同时有别于已发行的长征题材邮票,沈尧伊在画面的构图和角度的选取上下了较多功夫,对每枚邮票上的人物形象和主题内容大都进行了高度浓缩、提炼、概括、集中、突出处理,注重于局部与整体结合,近景特写与背景场面呼应,以点带面,既突出人物,又兼顾场面。

沈老介绍,第1枚“长征出发”,创作时的图稿人物比较多,其中画了在送别红军的人流,一位妇女带着孩子与丈夫告别,还有于都河上的浮桥,村边的大树、民居等。搬上邮票后对画面作了剪裁,更加突出了当年于都河边红军撤离时悲壮而又动情的一幕:挺立虬劲的苍松下,红军队伍向渡口开跋,一位红军指挥员满含泪水,回首遥望;一位红军战士拉着一个孩童的手,久久不放;一位抱着婴儿的红军与前来送行的妻子痛苦话别,依依不舍……“相见时难别亦难”。情景和场面画龙点睛,感人至深,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有“胜利大会师”1枚,经过修改和调整,也是局部呈现,否则密密麻麻,缩印成小小的邮票,就会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长征题材纪念邮票,属于重大革命历史题材,起点高,要求多,审查严,图稿经历了素描稿、着色稿等多次评审,其间修改数次,前后历时半年。就在笔者采访前的12天,沈老还对图稿作了最后一次调色。考虑到群众欣赏习惯的需要,根据领导和专家在评审中的意见,沈老在素描稿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颜色,使画面具有一种跳跃感,不至于太沉重。

三、艺术表现形式与主题内容结合至臻完美

2015年1月15日发行的《遵义会议80周年》纪念邮票,两枚图案均出自沈尧伊之手并承担设计,开创了这一题材邮票一人既创作图稿同时又兼邮票设计的先河。该票除第2枚选用他现成的油画作品、曾引起轰动的《遵义会议》外,第1枚“遵义会议会址”图稿是他重新为邮票创作。而这次《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邮票又更进了一步,整套邮票6幅图案全由他一人来完成,而且是专门为邮票发行量身定制,这样的情形在以往发行的长征题材邮票中还从来没有过。业内人士称,这样做的好处是图稿新颖,主题更加鲜明突出,整体感特别强,6幅图案风格协调统一,前后之间能够彼此照应、一脉相承,具有一种韵律美、和谐美。

看过《地球的红飘带》《长征·1936》连环画的人都会觉得,这两部作品主题气势宏大,艺术精湛,形象地刻画了个性鲜明的长征人物,很好地弘扬了伟大的长征精神,感染力强,过目不忘。《长征胜利80周年》邮票,保持和继承了这两部大型连环画的精髓、特色和神韵,画面厚实,构图严谨,风格庄重,色调清新,给人以心灵的震撼。

著名邮票设计师、中国邮政邮票印制局编辑设计部主任史渊就此评价说,沈老师毕生精力都在绘长征,其在长征题材绘画上的创作功力、艺术特色和巨大影响,在中国画坛无人超越、无与伦比。《长征胜利80周年》邮票图稿由其来创作设计,可以说是众望所归,而沈老也不负众望。正像长征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壮举一样,这套邮票在我们已发行的长征题材邮票中也是不曾有过的创新。

作为邮票发行选题上的永久性题材,这次再度发行长征胜利邮票,关键是用什么形式来表现。对此,广大邮迷们也很关心。史渊认为,《长征胜利80周年》邮票采用过去很少使用的素描淡彩形式来表现这样一个重大革命历史题材,这本身就是一种创新和突破,加上特约沈老这样一位擅长长征题材绘画的顶级高手来创作,注定了这套邮票的品质、分量和效果与众不同,意义不一般。从印制的成品看,这是一套艺术表现形式与主题内容结合得至臻完美的精品,极具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和沈老的长征题材绘画一样,这套邮票也堪称是邮票发行史上的又一经典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