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专题首页

缅怀伟人 回眸翠亨

作者:陈孝渝    发布时间:2016-11-10 15:38:30

——孙中山青少年时代的故事

1866年11月12日,孙中山诞生在广东省香山县翠亨村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他少年时代就满怀着富民救国的理想;青年时代起,奔波海内外,宣传和发动革命。他所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宣告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的覆灭。在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循着邮踪,一起回眸先生青少年时代的故事,以此纪念缅怀这位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

(图1)

(图2)

(图3)

让我们把时光拉回150年前的11月12日子夜。南蛮大地,五桂山还未苏醒,伶仃洋尚在沉睡,而香山县翠亨村里已出现了一个光点。原来是53岁的雇农孙达成在村头打更。他手提一盏旧灯笼、敲着竹梆,颤巍巍地走在初冬的晨风中。“哇——”新生命的啼哭声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孙达成惊喜地忘了敲梆,急急匆匆地跑向一间破败的茅屋。他坐在床沿长叹一声:“天啊!我已穷得叮当响了,又添一张嘴,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童年的孙中山没有在南国聆听雨打芭蕉的闲适,和穷苦的农家子弟一样,要经常干砍柴、割草、拾猪粪等杂活。幼年的孙中山常光着脚丫,也很少吃到米饭,常以地瓜充饥。年纪稍大一些,便要跟随父亲下田插秧、除草,还要常常到村外的水井挑水。图1是马绍尔群岛在2000年发行的纪念孙中山的小本票,其中第一枚就是在翠亨村时的童年孙中山,一身清朝辫子娃仔的“包装”。因为家贫,他直到9岁才进村塾读书。与村里其他小伙伴一样拖着长辫,一样见到货郎来了就往村口屁颠屁颠跑的这位小男孩,稚气的脸上却多了点难以觉察的少年老成。有次在大榕树下听乡邻冯观爽老人讲述亲历的太平天国的故事。故事讲完了,孙家小男孩却瞪着乌亮双眼,站立不动。小玩伴陆皓东用胳膊碰碰他说:“天已晚了,快回家吧!”他好像没听到似地还呆站在那里。冯阿公慈祥地问道:“孙文,你在想什么?”“阿公,难道洪天王死后,就没有人再起来反抗清朝了吗?”“这就看今后谁来做洪秀全第二了。”“我做洪秀全第二!”孙文脱口而出。还有次翠亨村来了一群强盗。由于村民力求自保,大家未能联合抗敌,凶神恶煞强盗犹如入无人之境,他们贪婪地洗劫了一家侨民所有财富。年幼孙中山站在不远处,见证了全过程,也引发了他思考。“为什么中国就没有西方国家那些法律法规来保护百姓财产呢?”

(图4)

(图5)

孙中山的母亲杨氏比孙父年小15岁,这对贫困的老夫少妻当然未曾料到,他们生育的第一个孩子孙眉改变了他们的家庭,而第五个孩子却改变了整个国家!1879年5月杨氏带着孙中山远赴孙眉所在的夏威夷茂宜岛求学,那天清晨,走在村口小道上的这对母子,在高高的大榕树下显得那么矮小。中国传统农耕文明带来故土难离的情意,如此魂牵梦萦的真切,却也难敌走向未来的必然。这位勤劳慈祥的母亲当然也不会料到,此时此刻她爱怜地牵起的这双柔软稚嫩的小手,后来却推翻了压在中华民族背上的一座大山!

(图6)

檀香山码头,一位穿着长衫、头上盘着辫子、戴着红顶绸布瓜皮帽的13岁中国少年,怯生生地从英国铁壳汽船“格兰诺克号”下了船,他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周围。这就是刚从翠亨走出来的、负笈求学的懵懂少年孙中山。次日,大哥带着老妈和幺弟逛了檀香山海港(图2,夏威夷),岸边到处是人,土著人、白人、黑人,但最多的还是脑后拖辫子的中国同胞。安顿好后,他先在大哥茂宜岛的店铺中帮忙,现今在这处旧址上还建有孙中山的纪念亭(图3,美国明信片),后进入英国人兴办基督教学校——意奥兰尼书院读书。他很快掌握了英文规律,阅读和写作均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毕业典礼上,获得了夏威夷王国卡拉卡瓦国王和王后亲自颁发的英文文法优胜奖。在意奥拉尼书院的主教学楼前,现今还有一座孙中山端坐的铜像,就读的中学生说,他们150年前的学长很酷,经常都有同学自编花环挂在老学长的脖子上。孙中山此后又进入奥阿胡学校继续深造。这段时间,他的最爱便是坐在校园的酸子树下博览群书,累了捡掉地的酸子果当零嘴吃,因此掌握了许多自然科学知识,也接受了不少新思想。有次他问同窗:“为什么清帝可以妄称天子,而视百姓为蚁虫?”在台湾发行的孙中山诞生150周年的第一枚邮票的背景中(图4),就有孙中山自传中的“始见轮舟之奇,沧海之阔,自是有慕西学之心,穷天地之想”的墨宝。这次为期5年的海外求学,催生了这位中国少年的壮志情怀(图1,小本票第二枚)。有趣的是,出生于火奴鲁鲁的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读过的普纳荷学校前身即奥阿胡学校。这么看来孙中山还是奥巴马的老学长呢。而孙中山当年读书时的两层小楼至今仍在使用。

(图7)

1883年,17岁的孙中山回到了翠亨村(图5,香港首日封右起第1枚)。那年秋天,气血方刚的他为了反迷信,和童年时的玩伴陆皓东一起在村里的北帝庙里当众掰断了木制神像一根手指。这次毁坏神像行为触犯众怒,全村要求孙中山滚出翠亨村,他父母也非常失望,被迫答应将他赶出家门。未承想这次被逐出家门却变成了他人生中一个非常关键转折点。他被赶到了香港,在香港拔萃书室和中央书院继续接受先进教育和民主理念,其课程中对西方的历史、特别是英国的介绍比较深入。孙中山在学习西方的历史中逐渐熟悉了西方共和的概念,了解了法国大革命和英国人民与王权斗争的史实。当时他的国文老师区凤墀,还为孙中山取了“逸仙”这个号,寓意“自由之神”。

(图8)

1886年,孙中山就以“逸仙”之名进广州南华学堂学医,此校即现在珠江右岸的中山大学(图6)的前身,并“以学堂为鼓吹之地,借医术为入世之媒”,常与志趣相投的同学议论时政(图7,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明信片),从事革命活动。后来又转到港大前身雅丽士西医书院深造,与日后在伦敦救他一命的教务长康德黎博士过从甚密,并以优异成绩获得该校首届一等毕业证书,至今在港大校园里还有孙中山的坐像(图8,香港)和题词“我有如游子归家”。1892年,孙中山毕业后即到澳门镜湖医院任义务医生,成为澳门第一位华人西医(图9,澳门小型张)。同年12月,孙中山向镜湖医院借银,在澳门大街(今草堆街8号)开设中西药局,自己挂牌行医,悬壶济世,满誉濠江。至今在澳门国父纪念馆(图10,澳门明信片)里还陈列着不少先生当年行医时用的医疗器械。同时,暗地里开展革命宣传活动。其后,陆皓东、杨鹤龄、史坚如等人也不时入澳,与孙中山畅谈时务。先生自谑:“大放厥辞,无所忌讳”。

这期间他曾回到翠亨村,用已是“大款”的大哥资助的钱在祖传“宅基地”上盖起了一栋两层楼房,这就是今天仍在的外表仿照西方建筑的中山先生故居。楼房上下层各有七个朱红色装饰性的拱门,四周皆苍松、翠竹、古榕和红棉,那些独特的牡蛎墙、做工比较考究的褪色桌椅和古朴的海碗鱼肉,让人领略到南国的淳朴乡风。在“瑞接长庚”的碑门旁,孙中山试制炸药时被炸裂的石沟,至今仍存痕迹。先生把从奥瓦胡学校内朝夕相处的那棵酸子树结的种子带回家乡,后亲手种下发芽长大,至今仍在故居院落的右侧枝叶茂盛。如今133个春秋过去了,只有这棵盘根错节的酸子树仍如一个忠实的仆人,还在翘首盼望主人的归来。1894年主人在此楼疾书过著名的《上李鸿章书》,并同好友陆皓东从广东北上天津,想求见李鸿章,遭拒未果。从此,他坚决同清朝统治者分道扬镳,抱定了武装革命的决心。

为此,孙中山再次来到檀香山,联络旅美侨胞,宣传革命主张,筹集活动经费。1894年11月孙中山及其支持者廿余人聚集在檀香山卑涉银行华人经理、基督教教友何宽的家中,举行了“兴中会”成立大会。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团体。

(图9)

1895年广州起义失败后,从小一起长大的铁杆好友陆皓东等70多名革命志士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下,孙中山逃亡国外。1896年,30岁的孙中山抵达旧金山。这是他首次踏上美国本土。他向唐人街内遇到的华侨继续积极鼓吹反清革命,并在致公总堂内开始接触洪门。至今在唐人街圣玛丽公园里还有他的纪念雕像。停留3个月后再远赴英伦。那些天他天天拜访早年在香港西医书院求学时的老师康德黎,并准备发动中国留英学生参加推翻清朝的活动。

正在这时,意外事件发生了。1896年10月11日上午,孙中山刚从旅馆里出来,就被清廷雇佣的当地密探跟踪了。他们设下圈套,用粤语同孙中山套近乎,“你是广东人吗?”“嗨(是)呀!”“太好了!咱们还是老乡呢。”走了几步,又窜出几个彪形大汉来,将他挟持着推了进去。原来,这座房子是清廷驻英国的公使馆。他们在诱捕以前,已以7000英镑雇好一艘轮船,待绑架到孙中山,就要把他装进一只大箱子秘密运回北京杀害。孙中山被囚禁在三楼一间装有铁栏杆的小屋里,戒备森严,完全断绝了和外界的联系。他想了很多办法,也没能把自己被捕的消息送给康德黎老师。第四天早上,一个参与诱捕的密探审讯孙中山,威胁他说:“如果不供出你的同党,我们的钢刀是不认人的!”孙中山义正辞严地回答说:“你们杀吧!广东到处都有我的同志,他们一定会替我报仇的。你既然是广东人,可得为自己留条退路,免得将来后悔!”后孙中山以20英镑买通了公使馆里的一位英国清洁工。17日夜间11时,已上床的康德黎听到了门铃声,他在房门口拾到一封塞进来的短信。得知这一情况后,他立即去英国外交部和伦敦警察署再三交涉无果。只得把孙中山被绑架的消息告诉《泰晤士报》,可对方保持沉默,不予刊登。后来,《地球报》通过采访,以“可惊可骇之新闻:革命家被诱禁于伦敦”为题,首先发表了消息。其他报刊也接连转载。媒体介入后局势大变,几百名旅英的中国侨民,闻讯赶到公使馆门前举行抗议。迫于公愤和舆论压力,英国外交部和伦敦警察署根据大英法律出面与中国公使馆交涉,终于把蒙难了12天的孙中山释放了。1933年国民政府驻英使馆把当年囚禁孙中山的小屋辟作蒙难纪念室。1937年孔祥熙去伦敦参加英王乔治六世加冕典礼时,还在纪念室安放了孙中山半身铜像。今天以旧建旧的纪念室设在一百多年后仍是中国驻英使馆后半部的四楼,面积大约十平米,迎面的墙上增挂了用胡耀邦1986年6月来此瞻仰时题字“孙中山先生蒙难室”制作的木匾。

(图10)

1905年,中山在日本东京联合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小团体,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政党——中国同盟会。同盟会的成立,标志着酸子树下的中国梦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从此,时年39岁的革命家孙中山的名字传遍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