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专题首页

跨越千年的心灵感应

作者:危春勇    发布时间:2016-09-04 22:59:10

——访《玄奘》邮票设计者李云中先生

 

一个是新生代的青年画师,一个是古时候的著名高僧,因为方寸艺术,两人跨越1300多年的时空,来了一次心灵约会与智慧碰撞。

(李云中近照)

今年9月4日,反映唐代高僧唐三藏风采的特种邮票《玄奘》发行,它的设计者是专业画家李云中。一年前发行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西游记》系列邮票第一组,是他亮相于邮坛的处女作,而今年先于《玄奘》一周发行的《月圆中秋》邮票,也有他的创作成果。

虽然众多邮迷对已发行的《西游记》(一)邮票爱不释手、交口称赞,但对于李云中本人熟悉和了解的并不多。在《玄奘》邮票发行前夕,笔者采访了李云中,探寻这位少数民族画家的成长轨迹与创作心路。

(李云中创作的《玄奘讲法》图稿之一)

为自己敬佩的历史人物造像

李云中生长于内蒙古大草原。在成为邮票设计者之前,已是业界知名的画家,擅长绘制古典小说和历史人物画像,还有连环画等,而且热衷于文史和佛教研究,对玄奘非常敬重和钦佩。

(李云中创作的《玄奘译经》图稿之一)

人们对玄奘的了解和熟悉,或许更多地来自于古典文学名著《西游记》,有的完全将其与书中的唐僧划等号,认为玄奘就是唐僧,唐僧就是玄奘。“其实,这是一种误读,有很大的片面性。”李云中说,《西游记》中的唐僧原型来源于玄奘,但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并不能代替历史现实中的人物。《西游记》中的唐僧给人最深印象的就是心诚而又迂腐,善良而又懦弱,白白嫩嫩,谨小慎微,胆小怕事,甚至有些市侩气;而历史现实中的玄奘,则是坚韧执著刚强果敢,充满智慧和胆识的一代高僧。他为求真知,不畏艰险,跋山涉水,历经磨难,辗转五万余里,从长安沿丝绸之路走到佛教圣地天竺。他的精神、学识、意志和智慧都值得学习,不论于古于今、对内对外都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李云中创作的《玄奘与弟子》图稿)

玄奘是被世界推崇的文化名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的《世界文化名人录》里,入榜的两位中国人,一位是孔子,另一位便是玄奘。玄奘九死一生、矢志不渝、舍身求法的精神激励着很多后来者。鲁迅称赞他为“民族的脊梁”,梁启超评价他为“千古一人”。玄奘的思想与精神是中国、亚洲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李云中认为,这对于我们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奋发进取、砥砺前行,对于推动和促进“一带一路”战略的构建与形成,均具有启迪和借鉴意义、具有激励和鼓舞作用。

(李云中创作的《玄奘与印度国王》图稿)

李云中表示,玄奘是自己最为敬佩的历史人物之一,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具有民族气节的人物,像岳飞、文天祥等,固然也可敬可佩,但他们出师未捷、功业未竟,留下了这样或那样的遗憾,而玄奘则是一个成功人、圆满者,是中国历史上最牛的“留学生”。这也是他能够列入古代著名历史人物邮票系列,享受中国邮政发行小型张加两枚邮票这样“高大上”规格和待遇的一个原因吧。   

李云中熟悉玄奘,了解玄奘,研究玄奘,也与他有着不解情缘。还是好几年前,李云中曾专门画过以玄奘为主角的《大唐西域记》插图本,现在创作设计《玄奘》邮票感觉比较自信和有发言权,主要靠平时的积淀,不必刻意去做功课。他坦言自己身上多少有点玄奘的影子,多年画玄奘、学玄奘,跨越千年时空,进行心灵碰撞,在为人处世和日常生活中,也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以他为榜样。

心灵感应,息息相通。李中云倾注深情、饱含激情在“国家名片”上为自己心目中的偶像造像,尽力发挥自己人物画创作的优势和特长,并与国学大师和佛教专家等多有交流与切磋,精益求精,多次修改,几易其稿,最终圆满地完成了《玄奘》邮票的创作与设计。

人物塑造突出“精”“气”“神”

细心的邮迷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正式发行的《玄奘》邮票图案,与去年10月中国邮政公布的《玄奘》邮票图稿完全不同。当时两枚邮票的图稿,一枚是“传法”,一枚是“译经”,画面均表现了玄奘在传法译经过程中与弟子和信教徒在一起交流的情景,从画面的主题内容到构图色彩等都与现在的邮票大相庭径,而小型张的图案则为现在邮票的第1枚。

(李云中与国学大师楼宇烈先生讨论玄奘服饰)

李云中解释道,2015年10月间公布的《玄奘》邮票设计图稿是自己参与邮票竞选时提交的,因时间紧画得比较匆忙,自己感觉并不是太满意,尚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专家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见。由于是古代著名历史人物系列,创作上要考虑和照应与《关公》《诸葛亮》《包公》这些已发行的同题材邮票的风格与特点。好在距《玄奘》邮票正式发行尚有一定的时间,他便得以有机会作进一步的修改调整、重新绘制。

李云中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表现玄奘,先后画了四稿,每一稿大都花了一周时间。因还有其他重大创作任务在身,整个邮票图稿的重新创作前后持续了四个月。最后的定稿,重点突出玄奘的个人形象,毕竟邮票尺寸有限,画面太满、人物太多显得拥挤,反而会削弱和影响主要人物的感染力。李云中创作的玄奘与印度国王在一起、玄奘同自己的两个重要弟子在一起的图稿,则用到了邮票首日封上。

(李云中在自己领衔创作团队复制的《法海寺壁画》前留影)

《玄奘》特种邮票,第一枚“西行求法”,主图表现玄奘为求真经,徒步行走于天下的情景,是法师西行印度,沿途经过西域、中亚、南亚等多个国家,百折不饶,历时18年艰辛跋涉的缩影;背景为印度的那烂坨寺,这是玄奘留学之地,他在此拜戒贤长老为师,学习佛教经论、研读梵文数年,被选为深通三藏的十德之一。   

第二枚“东归译经”,主图描绘玄奘坐于寺内孜孜不倦、潜心译经的情景,是法师在长安慈恩寺和铜川玉华宫等地译经19年,呕心沥血主持翻译经论巨著,创造佛经翻译史上奇迹的写照;背景为中国西安的大雁塔,这是玄奘在大慈恩寺任主持时亲自督造的,用以保存他自印度取回的经像、舍利等。

小型张“玄奘像”,主图塑造了玄奘正襟危坐,虔诚讲法的神态。玄奘东归后,在长安、铜川、洛阳等地讲经弘法,画面展现了这位高僧的佛家气质和不辞劳瘁、讲学论道、诲人不倦的精神风采。从佛教绘画角度讲,这是一幅庄重的高僧讲法像;背景则以玄奘翻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经文衬托,寓意其译业彪炳,流传千古。

(李云中正在进行壁画创作)

《玄奘》邮票非常严谨地表达和展现出宗教历史人物的内心世界、精神层面与形象风貌。透过方寸,人们可以更多地了解和认识玄奘这位非凡的历史人物。看得出来,李云中在塑造玄奘大师形象时卯足了劲,一丝不苟,毕恭毕敬,着力在表现人物的精气神上下功夫,同时特别注意强调刻画出人物的“神”。李云中表示,画出人物的神态、神采和神韵,是人物画的基本功。

寻经据典是一个必要的过程

时下,无论影视剧还是绘画,在历史人物的创作方面存在不严谨、不真实的问题,随心所欲“戏说”的成分不少。李云中认为涉及历史应该有所依据,查找文献、寻经据典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事关历史是容不得现代人去胡编乱造的。

玄奘所处的时代距今已过去1300多年,虽然现在海内外有关玄奘的纪念场所和建筑物有不少,但真正能够为邮票图稿创作设计提供参考和借鉴的文物与史料并不多。李云中说,能找到史料的都是客观地遵循,找不到的则通过自己的理解和思考加工还原,像第2枚“东归译经”上的坐床、书案、香炉等家什器具造型,参考借鉴了唐代的文物。西安慈恩寺、大雁塔等与玄奘有关之地,李云中之前都曾走访过,这次承担《玄奘》邮票的设计,他又特意来到玄奘故里洛阳等地采风,细细寻找玄奘在河洛大地上留下的印记,有关的素材洛阳玄奘寺已经运用到邮票小版张的边饰之中。

《玄奘》和《西游记》同为佛教题材,且均采用工笔画技法,在邮票图稿创作过程中,李云中的侧重点有所不同。色调上,《西游记》比较明快、亮丽和跳跃一些,构图更多注重于故事情节与场面气氛,而《玄奘》的色调尽量古朴、厚重、素雅一些,画面更多地强调刻画和突出人物的形象。在人物服饰和穿戴上,《西游记》带有夸张的成分,加上其本身就是神话小说,人物造型呈现出一种灵动和飘逸感,而《玄奘》则特别注重接近和还原史实,神情面目和衣着行头等做到符合人物的身份与本质特征。

李云中介绍说,据史料零星记载,玄奘长得比较英俊和帅气,古人的审美眼光与今人的标准可能有差异,但却为人物塑造提供了一定的依据。玄奘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史书没有详细完整和具体记述,也没有留下任何画像。有一幅人们熟悉的、标注为“玄奘负笈图”的图画,描绘的是一位长眉微须、身背经箧的中年行脚僧人,右手持拂尘,左手持经卷,经箧中清晰可见一卷卷经书;僧人耳朵穿有大耳环,颈项上挂有由九个骷髅组成的串饰,腰间还悬戒刀;在僧人头的上方,从经箧上部垂吊下一盏小灯。

李云中告诉笔者,这幅画画的是不是就是历史上的玄奘,目前史学界并没有定论且还有争议,但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玄奘不可能像画中描绘的那样耳朵穿有大耳环,老者才有的长眉也不符合玄奘西行时的实际年龄。行脚僧像,曾在中国绘画史上流行一时,是图像史上具有典型意义的一个类型。其是古代行脚僧人形象的集合与代表,不一定确指为谁。鉴于这幅画像流传甚广,不仅在一些古迹遗址和展览馆、博物馆的石刻、雕像、展厅陈列中出现,还屡被各类史书与学校教材使用,有一种约定俗成的感觉。所以,他还是将此图的人物造型用到了邮票第一枚的图案中,去掉了耳环、戒刀等不确定的饰物,同时融合并吸收了敦煌壁画中有关描绘玄奘的元素。

在传统文化的土壤里成长

李云中沉稳持重,传统文化底蕴深厚。和他交谈,你会发现他才情四溢,富有内涵。李云中说自己从记事起就对文史特感兴趣,也喜欢琢磨,考大学时曾一度想报文史专业。

李云中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从小就在民间工艺的环境里熏陶,接受传统文化浸泡滋养。孩提时代看着奶奶、姥姥、大姨等剪窗花、绣花、捏面人,惊叹并佩服得不得了。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艺术细胞便在幼小的心灵上生根发芽。因此,他常说 “我绘画的启蒙应该是我的家庭。” 

李云中先后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国画专业,擅长释道人物画,尤善工笔白描。数十年来笔耕不辍,作品多表现宗教和历史人物,深谙佛教造像之道。业界评价,李云中在传承传统工笔白描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其绘画风格深得“永乐宫壁画”人物精髓,又受吴道子、李公麟影响,线条多用柳叶描、铁线描,气息高古且与众不同。

画以立人,实力成就精品佳作。李云中痴迷《西游记》,画得最多的也是《西游记》。由于对《西游记》原著的深入理解和对宗教历史的细致研究,他笔下的《西游记》诸神、人物严谨却不乏灵动传神,无不透出严谨与厚重的气息,因而赢得了“当今绘画西游第一人”之称。这或许也是他一年间能在竞争激烈的邮票图稿评审中一再胜出,成为《西游记》和《玄奘》这两套高难度古典题材邮票图案 “操刀手”的缘由所在吧! 

因为传统人物画的造诣颇深,从大学三年级时就有不少出版社慕名邀他出书。迄今,李云中已出版《水浒传插图》《西游记人物图谱》《水浒传人物图谱》《佛教造像全集》《黄帝御龙图》《五千年演义》后汉、元朝二本配全套插图,连环画《子元谋簒》《瞒天过海》《双救驾》《闹天宫》《金箍棒》《二十四孝故事》《封神演义人物绣像》《水帘洞》《八仙过海》,还有《李云中西游记人物百图》《李云中传统人物线描教学》画册等等,计有30多种。

在今年4月下旬举办的“中央美术学院首届宗教绘画高研班作品展”上,一件1:1复制明代宫廷的《法海寺壁画》极为震撼,获得无数参观者的赞誉,成为此次展览上的最大亮点。领衔这个宗教绘画班进行《法海寺壁画》复制创作的,就是李云中。他带领这个16人组成的创作团队历时180天,从修复原壁线稿到亲自制作颜料,由再现原壁风貌到体现历史沧桑,每一步竭尽古法,力求做到忠实原作,再现了我国文化瑰宝之风采。目前这个展览已在兰州、西安等多地巡展。

作为人民日报《环球人物杂志》一带一路历史人物系列绘制者,李云中创作的有关人物画结集出版,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赠送给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赢得广泛好评。

李云中还是3D奇幻喜剧《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美术顾问,他以传统工笔画画风、以影戏角色为原型创作的国画版电影海报,让观众眼睛一亮。他还负责影戏衍生品的设计,与中国集邮总公司合作策划了《三打白骨精》邮册,在写实工笔的基础上巧妙使用中国元素,将技法与剧中人物、邮品进行巧妙结合,东方古典奇幻韵味更为突出。

“浩浩阴山夜雨飞,氤氲骠骑笑雷威。风汹怒号云惊隐,酒兴狂飚客唱归。骤霍扯喉撕古驿,骊驹骋宇跋丘帷。曾今狄汉金戈处,坦荡江山祭汉妃。”这是李云中随手写下的一首《七律 行马青冢遇雨》。

受家学影响,李云中自幼阅读国学典籍历史文献,善画能文,还长于书写古体诗歌及评论杂文,作品多有发表。他写的七言诗《太白行》竟长达百余行。

传统艺术不能丢掉基本功

一轮圆月半枚票。说起8月28日发行的《月圆中秋》邮票设计,李云中笑称是无心插柳,歪打正着,阴差阳错,意外收获。因忙于《玄奘》邮票及邮品的后期设计,他本无心参与《月圆中秋》邮票的征稿,只是应好友之邀顺便“玩”了一把,没想到正儿八经画出的图稿没有“中标”,而多年以前信手随意画来的《嫦娥奔月》图稿反而被看好,用到了《月圆中秋》邮票的上半部,还被打了56个齿孔特别地加以呈现。

问及邮票的设计感受,李云中觉得邮票设计太耗人、太辛苦了,用“为伊消得人憔悴”来形容一点不过,当图稿上有的部分与细节没有敲定和落实下来,睡觉都睡不好,特别纠结。谈到《西游记》第一组受到邮迷欢迎和肯定,李云中表示自己一向比较注重传统,邮票是大众化的艺术,要尽量把握大众的审美需求,从老百姓喜欢的风格和角度去表现,适应和满足大众的情趣但又不能迁就,要通过雅俗共赏的高水准作品起到引领作用。他强调,越是通俗的东西越要严谨,风格可以通俗,内核必须严谨。

有才华的人大都是有个性的人。当今时代都喜欢追逐时尚,但李云中却主动放弃和过滤了一些东西,更多的时间用来画画、研究文史与佛学。远离喧嚣去浮躁,能够耐住寂寞。他不太喜欢喝酒与应酬,没有学开车,也很少运动和健身,对电脑玩得也不是很“转”。他甚至很排斥使用照相机,觉得对于一个画国画的人来讲,相机就像鸦片一样麻醉人的知觉,只会助长人的依赖心理,腐蚀人的创作灵感与激情。他直言不讳说图片害人,那种躲在画室照图片画“瓢”的人终究不会有什么建树。他始终认为传统的基本功不能丢,因而特别钦佩一些老画家写生本随身带,走到哪里就掏出来画到哪里的做法,自己也是这样有意而为之。

熟悉李云中的人都知道,他画作造型严谨,线条行云流水,而且作画不打草稿,只用铅笔或手指在画纸上大致比划和布局一下就进入创作,挥笔一气呵成,从不重复。成竹在胸,稳操胜券,这当然源于他长期练就的扎实功底和高超技能。

就在笔者联系上李云中的农历七夕之夜,他在微信里发布了自己即兴创作的魁星像。先是白描稿,约两小时便是着色后的完成稿。他留言道,“七夕,为掌管学业的魁星生辰,敬绘魁星像”。

在网络“李云中吧”上,有一网友发帖问李云中画一幅线描稿要多久?“这个肯定要视具体情况和创作题材来定,不能一概而论。”李云中说白描和上色都要花费较长的时间。工笔画是精细艺术,需要时间和精力来打磨。但凡遇到重大题材、重要作品,他经常是白天画到晚上,上半夜画到下半夜。因长时间夜间工作,使他成为了“夜猫子”,熬夜竟然是家常便饭。一次,他在微信上给笔者留言,时间竟是凌晨4点半。

李云中目前正在加紧创作联合国10月发行的一套邮票图稿,2017年发行的《西游记》系列邮票第二组也处于酝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