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赏析  >  邮戳  >  文摘与史料

集邮何曾有绝对?

作者:黎泽重    发布时间:2017-05-16 14:58:34    来源:中国集邮报

爱因斯坦说:“不管时代的潮流和社会的风尚怎样,人总可以凭着自己高贵的品质,超脱时代和社会,走自己正确的路。”这句话对我们集邮爱好者来说也非常适合。

请看,集邮圈里不时刮起一阵阵的这风那风,多少集邮者卷进了风中。君不见,20世纪90年代初掀起纪念张热,何等壮观,何等热闹。邮票公司拼命地出,印刷厂拼命地印,集邮者拼命地买。到底出了多少张,谁也搞不清。接着,纪念张价格一落千丈,最后乏人问津。此后,集币封、系列邮展封、首航封等也热了一阵子。反正集邮者一天忙到晚,休想清闲。本来集邮是闲情逸致,这倒变成了高度紧张。大家时刻打听讯息,经常到处活动,忙个不停。其实,集邮何曾有绝对?邮品何曾收得全?我敬佩一些坚持只收信销票的集邮者,他们不管刮什么风,“我自岿然不动”。他也不管自己收集的品种是值钱还是不值钱,总是辛勤地整理,耐心地收集。湖南湘潭县九华乡湘江村,有一位老农吴永庄,“藏在深山人未识”。他收集信销票是很有成绩的。《湖南集邮》杂志曾宣传过他,可惜,现在他已经逝世了。他真是用心在集邮,他为了买一套邮票,要步行到很远的湘潭城里。有时买不到,他也毫无怨言。他的信销票邮集整理得有条有理。现在很难找到像吴老这样的人了。我认为,现在用心集邮的人很少。

话说回来,集邮不可跟风跑。跟风跑有三大害处:

一、人有我有,没有特色

没有特色,就不受人欢迎。徐悲鸿大师说得好:“我行我素。”没有特色,就不成其为艺术。因为一部好的邮集就是艺术品,既包含着邮票设计家的心血,又体现了集邮者的艺术修养和欣赏水平。如湖南师范大学教师刘翰林的《人类的朋友》邮集,就特别吸引人,将“谁是人类的朋友”娓娓道来。大家观后既增长了知识,又扩大了视野,得到美的享受。在这部邮集面前,我们好像进入了美的王国,流连忘返。老干部任连荣被誉为“生肖大王”,他六十年如一日,只收集生肖邮票,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我们要把精力、时间、金钱集中利用好 ,搞出自己的特色。

二、形成一股风,容易造成哄抬猛涨

集邮圈的这阵风、那阵风,往往吹得人们心中痒痒。邮人做梦都梦见那些热门邮品,恨不能多抓几个到手。一些大型邮展上,大家都被现场的紧俏邮品所吸引,甚至花几个小时的时间去排队,邮展上的精彩展品则无暇顾及,与邮友的交流时间也被大大压缩。而炒家们利用人们的心理,哄抬价格,从中渔利。击鼓传花的游戏结束后,那些热门邮品又变成一地鸡毛。

三、不利于发展我国的集邮事业

我国现在有多少集邮家冲出了亚洲,走向了世界?又有多少邮集能在国际邮坛闪闪发光?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风一来,人在风中跑,大家变得浮躁,追名逐利,不去踏踏实实地钻研与收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集邮水平更上一层楼。

奉劝那些在集邮事业上想有一番作为的人,别忘了我在本文一开头所引用的爱因斯坦的一段话,走自己的路,绝不可跟着别人走,跟着风转。切勿虚度岁月。集邮者只要辛勤地耕耘,像一些老集邮家那样,肯定会出成果、有成绩。

集邮何曾有绝对?走自己的路吧!这就是结论。

上一篇:郭老的“收集——研究——写作”之路
下一篇:恐龙“复活”记——赵闯解读《中国恐龙》邮票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