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赏析  >  邮戳  >  文摘与史料

一树繁花夺眼红

作者:甘铸华    发布时间:2017-12-22 09:44:52    来源:中国集邮报

收到胥奕绯老师的邮书《邮花朵朵》,我一口气读完,这在近年是少有的。我一度追寻邮书,到了痴迷的程度。尤其是题签书,曾多次携书上门请作者题签。后来发现邮书浅薄的多、抄袭的多。费尽心力获得,读后失望不已。《邮花朵朵》则不然,就是其中过去读过的,我又再一次欣赏。读后,心中涌起唐诗名句:“一树繁花夺眼红,开时先合占东风。”读完全书,掩卷回味,我感到《邮花朵朵》在国际视野、邮史深度、个性鲜明三方面尤为突出。

    国际视野:《邮花朵朵》涉足的外邮有联合国、美、法、印尼、马来西亚、日本、斯洛文尼亚、土耳其、西班牙、韩国等,尤其加拿大的多。写外邮往往联系中国邮票,将中外邮票、邮品、邮事、邮人做比较研究。《侵略者的烙印》不到700字,介绍了日本1941年发行的两套各4枚邮票:一套是“阿里山国立公园”邮票,另一套是“太鲁阁国立公园”邮票。最后写道:“日本发行的这类邮票,帮自己的侵略罪行记上了不可磨灭的一笔。” 写加拿大《路边胜景》系列邮票用了三篇,介绍了三组12枚邮票反映的加拿大12个省的路边特色景观。邮文盛赞加国首日封、邮资片设计精美,没忘记提醒中国邮政要改变首日封一成不变的呆板格式。我记得还读过胥老师的其他邮文,《邮花朵朵》没有选入。我想,可能是佳文太多,限于篇幅,不得不割爱吧。

    邮史深度:岳州关、新墙河的跑戳、研讨、前期筹备,我是参与了全过程的。胥老师写《岳州关——湖南近代邮政史的发源地》,加了个《附录》,介绍了曾在岳州关任职的自己外公陈燮卿及一家的情况使邮史鲜活起来。湖南人霸得蛮、吃的苦、不信邪三次长沙会战,日寇硬是没法过新墙河。而胥老父亲的家是国民革命军抗击日寇的一个营指挥所,毁于炮火,为抗战胜利作出了牺牲。《新墙河,悲壮的河!》只字未提为国毁家,而对牺牲的抗日英烈寄予了无限缅怀。

    个性鲜明:祭孔子和炎帝的邮文有四篇:其中两篇超过了2000字。《巧遇仿古祭孔行礼》记录详尽,还配发照片达8帧、邮票2枚、小型张1枚;在反映鲜明的个人情趣中,呈现了“海峡两岸”中华民族同宗共祖的血脉情缘。《胥姓略谈》从“胥各庄”、“胥浦”两枚地名戳入手,写了胥姓的起源、迁徙、族谱、辈份,以及自己一支的祖居地。

    爱邮者爱国,胥老是明证;集邮者长寿,胥老是典范。祝胥老师快乐集邮,集邮快乐!

上一篇:百看不厌的《西游记集邮》
下一篇:火车发明和铁路发展为“一便士邮政”创造了运输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