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赏析  >  邮戳  >  知识与趣闻

那流光溢彩的童年——《儿童游戏(一)》创作札记

作者:景绍宗    发布时间:2017-05-23 15:27:24    来源:中国集邮报

创作源泉:我的童年

我从小就生长在北京天坛旁边的胡同里,我家有个小小的院子,种满了花花草草,还经常养些金鱼、小鸟、蝈蝈、小乌龟,院外有棵驼背的大柳树,映着像蓝颜料直接刷下来似的碧蓝的天空,柳风特别温柔,树上住着小蚂蚁、天牛、蝉,还常有各式各样的小鸟来树上用餐。我和小伙伴们就在大柳树的老脊背上跳上跳下,这就是我的童年。

我家旁边是父亲几个兄弟们的家,这些房子都是围绕着我祖父家盖起来的。曾祖父是民间“花会”的四大前引之一景禄,民间称为“会头”。逢年过节的庙会或是香会法会,祖父家院外都会聚集来自天南海北的传统艺人,大家在院外的胡同墙上贴上大红帖,上面写着自己是哪路英雄,来拜见“会头”。“会头”留着小白山羊胡,头戴黑色小绒帽,一身绸缎黑马褂,正襟危坐在太师椅上,安排指点着关于“出会”的一切事务。“出会”时队伍走起来有半条街长,他们游走于金顶妙峰山这样的场所进香演艺,什么云车、五虎棍、霸王鞭,现在都是难得一见的传统演艺了,群众无不立足围观。当年京城的会,人们常说“景字里”和“景子外”,其实这两个词原本是“京字里”、“京字外”,北京四九城以里的会,就叫“京字里”,以外叫“京字外”。“京字里”、“京字外”传到曾祖父这里,根据谐音,就成了“景字里”、“景字外”了。总之这里面讲究极多。我小时候每次到祖父家,最爱问、最爱听的就是他们那些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家里各种传统的老玩意儿留下的很多,父亲又经常买回些瓶瓶罐罐古玩字画,他平日安静地坐在画案前画国画山水,4岁起我也拿起画笔学着父亲的样子画起来。他时常手把手地教我,也常带我拜访一些画家老师,过去的荣宝斋、潘家园更是他带我时常光顾的地方。自打小时候在屋里舞着玩具金箍棒捅碎官窑瓷瓶开始,我在屋子里就轻柔而安静了。屋里面无法大展拳脚了,我就在插着天线、需要手按播台的电视前,吹着摇头的电风扇,专注地看动画片,之后我会把动画片里的人物默画下来。父亲会把这些画留起来,装上框或钉成书,这总会让我受到街坊奶奶、邻居叔叔阿姨、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的夸赞。学画也是不易的,记得冬天里冒着漫天大雪,我坐在父亲骑的二八自行车后座上去学画画,进了画室要先暖半天的手,才能让铅笔听使唤。后来一位梳着长辫子的男老师被请到家里教我素描,石膏头像摆在离我两米左右的屋子中央,旁边是带烟筒的煤炉子,上面放着“呜呜呜”地冒热气儿的水壶。一次老师问我:“为什么不画出石膏头像的双眼皮呢?”我说:“看不见的也要画吗?”老师没说什么,出去就找了我的父亲,后来我脸上就多了一对透明的“玻璃兄弟”。

眼镜儿不只是画画的“苦劳”,还有漫画书的“功劳”。母亲给我买了第一本绘本,给我讲书里的故事,此后书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小学时我的漫画就塞满了整个书架,供同学们借阅,我并不是觉得能塞满小书架就值得炫耀,而是同学们借书是从来不还的。长大些我更多阅读儿童文学,后来又迷上了电影,这都只是“故事”的不同载体罢了。童年被家里讲的故事、书里的故事、学画画这些事情陪伴着,但这都是些安静的事儿,男孩子闲不下来,小心脏总想爆发一下,胡同里的游戏就是我们最好的“发泄”。

特别是小学的午休时间,各胡同的孩子会急忙回家把饭吞了,然后急匆匆跑出家门,我总被奶奶喊:“别跑!盲肠炎啊!”盲肠炎是什么呢?她这么解释:肚子里吃下的小白米粒,因为你的跑跳,它就颠进了一段小肠子里,这会让你疼得满地打滚,然后只有开肠破肚,把肠子割掉才行。这画面让我多少年以后吃完饭都不敢有太大动作。为了不被可怕的盲肠炎找上,那时的我身体板直不晃,脚尽量贴合地面,以最碎、最快的脚步迅速穿梭于胡同,因为如果晚了,就赶不上玩了。胡同里的孩子不用约,只要在胡同里一晃荡,就能看到熟悉的伙伴已经三五成群的开始了。如果远远地看到他们蹲在一起围成个圈,那自己就赶紧掏出弹球或者洋画准备参战,洋画有火柴盒大小,上面画满了英雄鬼怪,放到地上拍,集洋画就像我们小时候的“集邮”情怀。弹球就是玻璃小珠子,用自己的球去弹中别人的球就算赢了,输了的孩子就要去我们向往的“神奇百宝屋”——小卖部买来冰棍请客。我曾像武侠小说里隐密山林中苦练的英雄,独自躲在自家院里磨炼弹球功夫,以期重出江湖时可以盖世群雄,争霸武林,我想那绝不是为了冰棍,而是为了“荣誉”。

有时胡同里的女孩子们在,男孩子就和她们一起扔沙包、跳房子,更多时候女孩们会在一旁跳皮筋或者翻绳,窄窄的胡同里总是响起孩子们叽里哇啦的叫声和笑声,时常会有老祖父满面通红“■”的一声推开门,大骂打扰了他的午觉,孩子们一轰而散地跑开了,胡同都是相通着的,也不会跑到死路上,如果想更快地逃离现场,就是穿越胡同里的厕所,厕所里面都会有前后两扇门,从另一个门出去就会到另外的胡同,小时候觉得这是最伟大的穿梭空间旅行的发明。过不了多久孩子们就会在另外一条胡同聚集起来,又开始喧喧嚷嚷了。

在天空布满“火烧云”的夏日傍晚,我们会不约而同站在自家院外的胡同,拣个小树杈一头系上线,线的另一头再系个白棉花球,面朝胡同摇起小树杈,让白棉花球在身边旋转,不一会“老子儿”就会从胡同的一边像战斗机一样俯冲下来。我们所称的“老子儿”是一种大型的蜻蜓,它见到你甩的转圈的棉花球,就会紧紧跟住棉花球飞,这时我们就赶紧用蜻蜓网扣住,养在自家的纱窗上。夜幕降临,我们还有可玩的事儿,几个小伙伴约好拿着手电溜进天坛,在老城墙边蹲下,用狗尾巴草把墙缝里鸣叫的蛐蛐逗出来,抓回家放进蛐蛐罐里听叫儿或斗蛐蛐。也时常在墙缝里逗出个大蝎子或者长蚰蜒来,吓得一身冷汗惊叫着撒腿就跑。

喜欢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爱做梦、会画画,成了我的“特长”。小学时候好好的作文写成了幻想故事,还被女孩子们带着崇拜的眼光而借阅,中学在杂志上开始发表漫画,后来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专业院校。离开校园后,这些又成了我所从事的职业。童年的故事在我的脑海里很鲜明,也足够有趣和离奇,这些回忆就像些零碎而晶莹剔透的小宝石,串起并影响了我的人生。

创作理念:留住童心

长大后每次走进玩具店,我都会被那些散发着欢乐而可爱、童真又幻想的玩具所愉悦,满眼放光地为自己认真地挑选玩具,总会被店员问:“给几岁孩子买啊?”“3……5岁吧!”我磕巴着回应。也对,我心里一直住着那个5岁的我,玩遍和研究全世界的“主题乐园”更是“他”的梦想,我也希望那个5岁的我一直住下去,我愿意为这颗童心而创作。

世界总是充满着嘈杂与诱惑,我想建立一个只属于孩子的净土,我和妻子创办了“清泉小鱼”,我们希望和孩子们一起创作,去创造那些童心的愉悦体验。每到周末孩子们欢蹦乱跳地跑来这里画画、玩艺术,我为他们画故事,为他们讲故事。不管是创作绘本或是动画,为孩子们、为我们内心长驻的那个孩子带去欢乐,是我热爱的事业。当他们看着我的作品说:“好好玩哦!”“后来呢?再讲一点吧,求你了……”这是我感到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刻。

然而每每像个“孩子王”一样跟孩子们欢乐地嬉戏时,我总能看到暗藏的危机:孩子们需要勇气去探索和冒险,家长却常以“危险”而阻拦。我们不能剥夺他们各种顽强而宝贵的第一次经历,我创作了以西藏为背景的故事《梅里的雪山怪兽》,无际的草原与蓝天,碧蓝深遂的湖泊,架着雄鹰的少年,骑着野马的男孩,还有那充满着神奇力量的超级怪兽,这些正是孩子们的内心——成人不可小觑的强大力量。故事里孩子们和动物朋友展开了奇妙的冒险旅程,我希望笔下的绘画故事能给孩子们以鼓舞。孩子们有无拘无束的想象力,我把对他们的理解与希望画在《城里来了一条龙》这部故事中。在我画的《飞吧!爸爸!!》故事中,我希望孩子们能大声说出自己的梦想,每个大人也都能去守护、倾听和鼓励!

除了十几部故事绘本和动画,我目前反响最好,发行最广的一套书,是受人教社邀请创作的新版国家统编版义务教育教材——小学《语文》的封面。顺利地通过了教育部、全国百位教师、各级领导部门的审核后,我开始全力着手一至六年级《语文》课本封面的创作。如今这套国家统编版的新书已在全国逐步推广开了,我常在新闻上看到各地、各民族的孩子们将这套书捧在手中认真阅读,那一张张欢乐的笑脸,带给了我莫大的快乐。我想如果孩子们打开书包,能拿出我画的课本,他们看到漂亮的封面脸上泛起笑容或是在课间观察起封面图画里的细节来,感到好玩又有趣,为他们宝贵的童年增加一抹快乐的色彩,这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我们都有一件深藏的宝物,那就是最珍贵、最质朴的童心。若想找寻它,我们要穿越茫茫的森林,顺着幻想的河流来到那片纯净的花园中,循着嬉笑声,你会发现花丛中孩子们的笑脸,那里有你、有我、有他。我想画给我们最美好的希望——孩子,也画给每一个深埋于我们心中的孩子。为了留住天真的“他们”,我要不断地创作。

创作构思:可爱有趣

2016年年末,邮票印制局邮票编辑设计部的史渊副主任与中国邮政集团邮票发行部的吕锐老师在无意中见了我画的小学《语文》的封面后,认为这就是他们想要的邮票的样子,几经周折后找到了我并登门拜访,深入交谈之后,他们认为我的成长经历、创作理念及个人绘画风格如果能融入到邮票上,是再合适不过了!近几十年国内少有表现儿童风貌的邮票发行,对于《儿童游戏(一)》邮票的设计,发行部门非常重视,此前已约了十几套设计方案,但遗憾的是都不尽如人意。作为“国家名片”的邮票虽小,可里面的乾坤大着呢!从未设计过邮票的我谨慎地答应先听取各方专家的讨论意见,日后再沟通细节,并且希望发行部门能给我提供大量的邮票资料,我需要先了解一下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国内外发行的优秀儿童邮票。我希望这套邮票既要符合传统特色,又具备时代感,还要与国际接轨,老少皆宜,这是我当时想到的首要重点。

其后,我与邮票编辑温文雅、各方民俗专家一起探讨和查阅与儿童游戏相关的一切规则、环节、细节,以至于在滚铁环中,大铁环上套几个小环的分别寓意、跳房子画几个格子的寓意区别等都严谨地核实过。有了基本概念之后,我才开始着手草图的绘制。画面“可爱有趣”是我想突出的另一个重点,我身边孩子们的每一个动作,小颠儿小跑儿、一蹿一跳,就连他们小手那么随性一放,无不散发着那种稚嫩可爱的俏皮劲儿,这与成年人是截然不同的,我希望邮票里每个孩子都生活生动、欢乐可爱。孩子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无论走到哪儿,总爱随身带着自己的小玩具,那是他们心爱的“小宝贝”,于是我在邮票中扔沙包的男孩裤兜里装上了弹弓,在荡秋千的女孩身旁放上她总抱着睡觉的玩具小熊。在草图阶段我们进行了反复的调试修改,史渊副主任与吕锐老师将多年的邮票工作经验无私传授,大伙儿在大年三十边听着此起彼伏的烟花声响边探讨草图,吃下大年初一的饺子后,我就恢复了日常工作。

邮票16枚,必须视为一个整体来考虑。为了呈现活泼、欢乐的韵律感,在整体构图上就要凸显节奏,让构图具备视觉的冲击性。不只是二维的上下节奏,还有三维的视角、空间的变化节奏,这样整体看来,才会让视觉的新鲜感层出不穷。为了传递这种感觉,我又在色彩上设计了“赤橙黄绿蓝紫”的景致来衬托,以使观者在视觉上有童年五彩缤纷的色彩愉悦感。

正稿尽量使用单纯鲜艳的色彩,因为儿童的眼睛里一切都是那么纯净。让线条相对轻松质朴,让孩子更显轻盈、跳跃。在创作工具上我使用了宣纸与水墨,因为这是中国的游戏、中国的孩子、中国的韵味。邮票的内容不应只是孩子在玩游戏的一幅画,我更希望表现出当时的故事情境,让观者能另有收获。比如“滚铁环”这枚票采用开放式构图,画右招手的孩子,表现出对画外成群孩子的召唤;“跳山羊”这枚票则有不敢让别人跳的孩子,突然调皮地弯下腰;“扔沙包”一枚中,接沙包的小男孩则稚趣地没有接住迎面抛来的沙包;“荡秋千”一枚中,男孩子调皮地踩在秋千上;“踢毽子”一枚中的小朋友到底能不能接到对方的“攻势”呢?“跳房子”里的男孩们专注地看着小女孩是不是踩到了边线,还有个小姑娘也许在想“哎……什么时候轮到我呢?”

为了使这套邮票更具带入感,后期我又在小版张的边饰上设计了公园,那是能勾起我们儿时记忆的公园,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小桥石柱柳枝飘飘,几只小鸭子船在静静的湖面上游弋,这就是我们童年的游戏环境。大版张的小图标我也做了精心设计,那是我们奔跑着的、浩浩荡荡的童年。

这套邮票是胶雕版印刷,雕刻部分由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肩负人民币雕刻任务的孔维云老师负责,监管印制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王冬秋处长在邮票上隐藏了多种互动游戏,集邮者和孩子们可以自己找找看。中国集邮总公司的梅雪娇设计了邮票本册,再次感谢为本套邮票辛勤付出的发行部门和印制部门的领导、专家和老师们,也感谢负责监督画稿、照顾我生活的我的妻子李莉女士,希望我们共同的努力为您交上满意的答卷。

当然,故事总在故事之外,希望通过这套《儿童游戏(一)》邮票,能让我们在嘈杂与喧嚣中,忆起那厚厚的白云下,与两小无猜的小伙伴手持着扑虫网,奔跑在燕子飞翔的田野间,听着躁动的蝉鸣,望着长着大“眼睛”的高高的白杨树,刺眼的阳光不时从沙沙作响的树叶间穿洒下来,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夏天和童年美妙光阴。童年好似抛入湖水中永远回不来的小石子,它荡起层层的涟漪,促成了我们的现在,影响着我们的未来,愿您和这个叫《儿童游戏(一)》邮票的“孩子”一起,重温人生里最珍贵的金色时光。

上一篇:制作邮品的新材料——《中国集邮报》
下一篇:不普通的普通包裹收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