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邮识  >  史料  >  邮坛人物  >  国内人物

王晋枫:钟爱风景日戳的九旬集邮家

作者:张建伟    发布时间:2017-06-23 14:36:00    来源:中国集邮报

近日收到王老晋枫寄来的一枚“王晋枫九十寿诞纪念”自制封(见图),封上贴王晋枫个性化邮票,用北京“万寿路”普通日戳销票,封左打印有王晋枫侧面头像。看着封上王老熟悉的笔迹,王老收集研究风景日戳的事一幕幕展现在眼前。

一见钟情

    早在1957年,王老就开始收集风景名胜实寄封。他选购邮局发行的风景信封,贴上相关邮票,在风景名胜相关的邮局或代办所实寄。他把这种收集方法写成《风景名胜古迹实寄封》文章,发表在无锡孙君毅编印的《集邮通讯》上。孙老对此很欣赏,在编者按中指出:“这种收集方法是值得提倡的,这样的收集是把我们可爱祖国的名山大川、名胜风景、新兴建筑、疗养胜地以及各种景物与集邮有机地联系在一起,从而更增强我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那时新中国还没有风景日戳,但王晋枫的文章给孙君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伴随着20世纪80年代旅游事业的发展,刻制风景日戳的想法在孙君毅的脑海中呼之欲出了。1982年,他提出为提高江苏无锡的知名度,推动旅游发展,建议刻制风景日戳,并亲自动手设计了无锡1983年元旦启用的2种风景日戳,后又于21日刻制4种可更换日期字钉的无锡风景日戳。这两组风景日戳启用时,孙君毅都给王老寄来了首日封,王老一见钟情,如获至宝。

    1986年,王老去兰州参加第六次全国集邮学术讨论会,恰遇兰州市邮票公司启用7种风景日戳,分别是“五泉山”、“白塔山”、“刘家峡水电站”、“麦积山”、“莫高窟”、“嘉峪关”、“泉湖”,这是邮电部颁布风景日戳标准后,首组启用的标准风景日戳。王老收集了这些风景日戳,并在会议期间实地游览了这些景点,使他深深感受到这些风景日戳的丰富内涵,激发了他收集、整理风景日戳的愿望。回北京后,他带头在老年邮协组织起风景戳小组。从此,他收集研究风景日戳便没有止步。

编撰图录

    20世纪80年代末,在人民邮电出版社工作的许庆发召集王晋枫、刘宁等人开会,研讨如何编写《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戳图录》,最后决定先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戳图录·纪念邮戳、风景日戳卷(1950-1990)》。“风景日戳卷”由王晋枫执笔。王老马上着手根据自己收集到的风景日戳编写初稿,许庆发以人民邮电出版社名义致函各省市邮票公司,请他们协助提供各地风景日戳图样和资料。 

    王老经过反复思考,决定“风景日戳卷”按省(区)和直辖市排列、分别编号,以利于日后续编。所收录各项资料,均用该项目第一个字的汉语拼音字头表示。即M名称、D地名或局所代号、J加刻(地名、名称加刻少数民族文字)、G规格(圆形,标直径尺寸)、X序号、Y邮政编码、Q启用日期、T停用日期、S设计者。

    王老认为,风景日戳是否齐全,是衡量一个图录的主要标志之一。力求使戳目齐全、项目圆满,是编者的主要任务。除现有戳图外,他们努力发掘新戳,山东省泰安的“泰山岱宗坊”、“泰山长寿桥”、“泰山迎客松”、“泰山大观峰”和“泰山探海石”以及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等,都是在编辑过程中被发掘出来的,出书前从未在报刊上介绍过。 

    王老经过两年奋战,完成图录文字时已是19922月。同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戳图录·纪念邮戳、风景日戳卷(1950-1990)》正式出版,收录1986年至1990年年底各邮电部门启用的风景日戳540种。1986年以前的风景日戳,1986年以来没有风景名称的风景日戳,与风景日戳同一图案、不能更换字体的风景戳,作为附录供参考。这本风景日戳图录至今仍然是唯一一本正式出版的全国性风景日戳图录,王老为此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功不可没。 

笔耕不辍

    风景日戳与纪特邮票不同,它没有年度计划,没有启用预告,且全国各地成百上千的邮局都能申请刻制风景日戳。启用信息不畅通,启用范围太宽,致使收集风景日戳困难重重。王老一边自己坚持努力收集各地风景日戳,一边及时整理,编写出年度风景日戳辑录,供广大集邮者参考。他从1990年开始为《集邮博览》杂志撰写年度风景日戳辑录,从1992年起为《集邮》杂志提供风景日戳辑录。随着每年风景日戳启用数量的增加,他从1994年起在《集邮》上刊出的年度风景日戳辑录变成上下篇,2010年起分季度刊出年度风景日戳辑录,加快了风景日戳信息的传播速度。王老坚持编撰年度风景日戳辑录一直到2015年止,耗费了他整整25年时间。

    王老在研究风景日戳的过程中写了不少文章,记录了他研究风景日戳的成果,为提高新中国风景日戳设计刻制水平做出了贡献。如他在1992年第7期《集邮》上发表过《风景日戳设计品评》,在2004年第3期《集邮博览》上发表过《我国风景日戳小史》,在2006年第6期《集邮》上发表过《风景日戳构图艺术欣赏》等。他还在2002年应《中国集邮报》邀请设立过专家信箱,回答了《为何一枚风景戳有多种“版本”》等一系列风景日戳问题。

    王老还对风景日戳进行了专题研究,发表了大量的风景日戳专题文章。如他在《安徽集邮》上发表过《风景日戳上的公园》《风景日戳和对联》《从风景日戳上认识塔》《风景日戳中的庙》《风景日戳上的佛像》等;在《江苏集邮》上发表过《风景邮戳上的楼阁式塔》《风景日戳上的中国世界遗产》等。

    王老还对风景日戳创始国日本的风景日戳进行了研究,以供我国风景日戳设计、收集者借鉴。如他在1989年第3期《上海集邮》上发表过《日本的风景邮戳目录》,在1996年第1期《安徽集邮》上发表过《日本风景日戳设计特色》,在1996年第7期《集邮博览》上发表过《日本风景日戳中的异形戳》,在2001年第19期《中国集邮报》上发表过《日本的“巳”年“蛇”风景戳》等。

上一篇:郭吉顺:用集邮文化服务地方经济建设
下一篇:冯庆彬与《河北集邮》15年的情缘